繁體 English
【青年时报】【浙青网】华电半山公司:夜幕下的杭州|昼夜颠倒 只为守护万家灯火
作者:华电国际发布日期:2018-11-12 10:47:40

在杭州市北部、京杭大运河畔,坐落着国内首家百万千瓦级天然气发电企业——杭州华电半山发电有限公司,它的前身为杭州半山发电厂,始建于1959年。这里是浙江省电网重要的统调电厂和杭州市主要的保安电源。这里的燃机一期天然气发电工程,是21世纪初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、落实“西气东输”工程下游最大的配套发电项目,也是当时浙江省唯一用“西气”的发电工程。

发电厂有一批人轮流值守,保证电厂24小时不间断发电,这便是“运行”。作为发电厂的一线工人,他们是最普通、最平凡的人,却过着不普通、不平凡的生活;他们保证着全厂上千台大小型机器的正常运行,守护着万家灯火,为此他们昼夜颠倒,吴文便是其中一位。

23:20

提前40分钟到岗做接班准备工作

上一个班次同事做的所有操作要熟悉一遍

晚上11点20分见到吴文时,他已在控制室做接班准备工作:他这次的班是夜班,从晚上12点到第二天上午8点。“我们运行岗位是五班三倒,早班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,中班是下午4点到晚上12点。”吴文介绍,运行岗位一个月差不多18个班,算6次轮班,也就是一个月里要上6个夜班。

“虽然要晚上12点才上班,但提前40分钟到都是有原因的。”吴文说,一般上一个班次的同事做的所有操作,他都要熟悉一遍,再巡检一次,以便开展接下去的工作。

吴文是安徽人,本科毕业于大连海事大学,硕士毕业于上海电力学院,2015年通过校招进入杭州华电半山发电有限公司工作,分配到发电部燃机一期至今,目前担任燃机一期主值。“可以说人生几个阶段在不同的省市,看到了不同城市的风采。”吴文笑着说。

在燃机主值岗位,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便是监盘。“监盘就是你现在看到的,通过电脑查看燃机各部位各项参数,及时调整控制机组的运行参数,做好事故预想。”吴文指着面前的电脑说。

00:00

按命令执行燃机停机操作

这个停机不简单一个多小时才能停到位

等到吴文正式接班,刚好是晚上12点,他来到电脑前仔细查看各项参数。电脑屏幕上分布了许多选项:燃烧系统、高压锅炉、凝结水系统、电气发变组……零零散散几十个点击选项。“每一个选项点开,都是一张设备系统图,上面参数多的超过40个,少的也有十几个,这些全都需要在监盘的时候查看。”

因浙江电网的负荷特点,峰谷差特别大,到了晚上,用电需求会大幅下降,所以为了电网调峰,燃机一般是“日开夜停”。“就是早上开机,晚上停机。”吴文解释,当晚刚好接到命令,燃机需要在晚上12点停用,他通过电脑开始操作停机。

发电机组的停机没有一般人想象中像电脑开关机那么简单,吴文告诉记者,燃机从机组减负荷到转速降到0转,需要一个多小时。“从接到停机命令开始,燃机需要先减负荷,再解列,也就是发电机和电网脱开,不再对外发电,再降转速。”吴文说,在这段时间,依旧需要仔细监盘,看看各项参数。而且燃机转速降到每分钟0转后,还需要启动盘车,让燃机维持在每分钟4转,用以保护设备。

01:29

开始当晚的第一次巡检

“听嗅看摸”检查设备是不是正常

凌晨1点29分,燃机已经停了下来,吴文稍稍松了口气,接下去他要进行巡检了。首先是巡检之前的准备工作。交接班时,吴文已经问清楚上个班有没有什么重大操作,有没有什么问题和需要注意的地方,结合运行管理系统中前几个班的日志、工作票和缺陷统计,基本了解了有哪些重点巡检项目。

“巡检也蛮重要的,我们要看看设备是不是正常,中医看病有‘望闻问切’,我们则是‘听嗅看摸’。”吴文说,这当然不能适用于全部设备,有些可不能摸。

其实巡检还是存在危险的,按照理论说法,巡检过程里会有触电、烫伤、转动机械的危险。而在天然气供应模块则有导致火灾、爆炸的危险。

“所以我们巡检的时候需要小心对待,尤其是高温高压设备及管道,寻好退路,防止烧伤烫伤,进入危险天然气区域时,要将手机等电子设备放入‘火种箱’。”吴文说。一次班里,吴文他们需要巡检4次设备,一天算下来便是12次。通过运行们的仔细巡检,加上技术上的训练有素,发现问题就可以立即排除。

03:08

开机需要提前2小时做准备

夏天开机早工作时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

除了停机的命令,吴文还接到了早上6点开机的命令,为了保证准时开机,吴文早上3点多就要准备了。“这是因为现在天已经凉了,所以6点开机,要是夏天,用电多,有时需要5点就要开机,也就是说,3点不到就要准备了,晚上都没有喘口气的时间。”吴文说。

一般开机前,吴文还要做一遍巡检,此时是凌晨3点08分,做完巡检差不多快4点了。“燃机开启也比较复杂,光轴封系统调整好就差不多要2个小时了。”吴文说的轴封系统,就是向汽轮机的轴提供密封蒸汽。在汽轮机的高压区段,轴封系统的正常功能是防止蒸汽向外泄漏,以确保汽轮机有较高的效率;在汽轮机的低压区段,则是防止外界的空气进入汽轮机内部,保证汽轮机有尽可能高的真空,也是为了保证汽轮机组的效率。

当然,不仅仅是轴封系统,吴文还需要在控制台上做很多工作,比如向锅炉补充水,以调整汽包水位等。“现在真的是科技发达,很多操作都实现了远程操控,要是手工去做的话,那真的是太烦琐了。”吴文说,现在控制台操作最重要的就是细致和谨慎。

06:00

夜班忙碌但这点苦吃得起

“这才是真正的守护万家灯火”

早上6点,燃机准时启动,而吴文还需要工作2个小时才能结束夜班的工作。“很多人都说运行苦,其实还好,因为除了6个早班外,都可以睡懒觉啊。”吴文笑着说,虽然夜班忙碌,但自己年轻,身为90后,这点苦吃得起。

在吴文心里有一笔账,一台机组如果满负荷运作,按8小时能发300万度左右的电来算,三口之家一天用电15度,那么他和同事工作的8小时,可以供20万户三口之家一天的用电。“这才是真正的守护万家灯火啊。”吴文说。

在等交班前,吴文还有一次巡检,虽然熬了一夜,但他依旧很精神,“全副武装”的吴文,再一次走进了车间……

画外音

工作这几年来,吴文总结出了一套巡检诀窍:设备首先要带齐全,安全帽、手电、测温仪、测振仪……“全副武装”是每次巡检的必要条件。

“进行设备巡检时一定要保证精神的高度集中,眼、耳、鼻都要发挥出应有的功能,光能看出明显的问题不行,做到听出异音和闻出异味才能保证巡检的完整有效性。”吴文说,巡检也要提高效率,多积累经验,仔细看一下、听一下、闻一下,很快就能判断是否正常。

他说

做运行,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愿请假、不愿串班,遇到亲朋好友的盛情邀约时,我们会条件反射地在心里打“算盘”:“那天我上什么班,能不能去?”因为谁都不想让同事代班,这样是对工作的“不负责”和“懈怠”。

也许因为我是90后,也还没结婚,所以钻研业务是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机组一有重大操作,即使休班,我有空也会去跟班学习,然后自己做总结,把别人的操作经验变成自己的。另一方面从理论出发,结合工作中的实际,把从学校和课本上学到的东西变成自己的生产力。

运行虽苦,但你总能在我们的控制室听到欢声笑语,我们把这个叫作精神动力,就像燃气机组工作一样,我们工作需要的动力,来自于我们对万家灯火的责任心。